看·电影 | 宁浩最“差”作品,是对科幻的挑战

        时间:2020.03.20 来源:今日影评Mtalk 作者:康康


        1905电影网讯 以电影为桥,以审美为道,回归电影本体,见证评论力量。《今日影评》特别策划《看·电影》,50部近五年热片 x 50位专业影评人,一堂电影深度赏析课,一场影评人实力大考。


        电影名:《疯狂的外星人》

        地区:中 国

        上映日期:2019年2月5日

        类型:喜剧 / 科幻

        主创:导演:宁浩    主演:黄渤沈腾徐峥



        周二,做客《今日影评》特别节目《看·电影》的左衡老师,曾为我们再度评点了2019年春节档票房冠军——《流浪地球》。不过,如果细细回望那个迄今最强春节档,你会发现真正的赢家其实是科幻作家刘慈欣


        金鸡荣耀,大刘(前排右一)与小破球一道分享


        宁浩掌勺,黄渤、沈腾及化作外星人形的徐峥全力加料,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怎么看都是一部几近癫狂的爆笑喜剧。可这部去年春节档票房亚军,却同样改编自刘慈欣的科幻小说。


        尽管保留了原著《乡村教师》核心到不能再核心的物理概念,作为科幻电影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却远没有得到《流浪地球》般的“礼遇”。至目前,影片豆瓣评分6.4,在宁浩的导演作品中稳坐副班长之位。



        不过,资深科幻迷——未来事务管理局创始人、制片人姬少亭,却在这个比及格略高的分数面前大呼:有失公允!



        今日影评:《疯狂的外星人》解构传统科幻


        “我认为这个评分,是有失公允的。”面对《看·电影》的镜头,姬少亭仍为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的评分遭遇愤愤不平。


        “这部影片对于过去传统的科幻元素进行了大量的解构,它就是想要去戏谑地回应科幻片传统的重大主题,”为影片“翻案”的核心术语,她选择了「解构」,“这种挑衅的意味也是非常地充分的。”


         解 构:后结构主义提出的一种批评方法,意为分解、消解、拆解、揭示等。电影解构常指对经典意象和传统行为逆向的、偏向的分析和重塑。


        长久以来,出现在电影中的外星人,承担的往往是“他者”的角色。这些或敌或友的“天外飞仙”,既帮助地球人类反思存在,也令“我们”体验到与浩渺宇宙未知种族的差异性。可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中流落中国街头、被当成猴子来训练、打耍的外星人,却用更为多元的可能性颠覆着经典模式。


        为论证观点,她将影片的“挑衅”标的,锁定于科幻影史留名的三座“大山”。



        挑战《2001太空漫游》

        查拉图斯特拉偏不这么说


        伴着一段恢弘雄壮的交响诗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在浩渺宇宙间拉开全片序幕。这段音乐,正是理查·斯特劳斯的名作——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。对于科幻电影史而言,它的旋律更代表着迄今难以有人逾越的巅峰——《2001太空漫游》。


        《2001太空漫游》:从猩猩到星孩


        52年前,斯坦利·库布里克亚瑟·克拉克的科幻小说演绎为一场太空哲思。在靠手工完成超前于时代的飞船场景甚至“平板电脑”等道具之外,奠定其影史地位的最大功臣还有配乐。


        “这个音乐,在五十多年前的经典太空科幻作品当中,渲染了外星生命这样一种完全无法理解的、来自于遥远外太空的高等生命。”从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与影像融为一体的旋律中,姬少亭感受到了莫名的启示与距离感。


        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开篇从音乐到铺垫场景的“挪用”,竟颇有几分相似神韵:白人宇航员浮游于广袤太空,试图与外星文明建立沟通连结。“但实际上这个时候我们突然看到(宇航员做出)自拍动作,剧情急转直下。”突然的荒诞变奏,令影片瞬间回归到宁浩式幽默之中。



        这样造成强反差的音画解构,还出现在另一处场景之中:众人满怀期待会看到外星人,走出的却是地球猴子“欢欢”。唢呐、二胡、锣鼓不绝于耳的民乐腔调混搭而至,更令查拉图斯特拉的原教旨跑偏于宁浩的市井漫谈间。


         “那一刹那,作为一个传统的科幻迷来说,最大的感受应该是不舒适、被冒犯到了。”带着传统科幻迷的“骄傲”,姬少亭在影片对经典乐曲的多处解构式运用中看到了丝丝“冒犯”——同时却也从冲撞带来的“悬念”中,看到了语境逆转的“翻案”生机。


        挑战《E.T.外星人》

        飞越月球,不过画一道彩虹


        1982年,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将“头重脚轻”却温暖异常的E.T.形象,成功印刻于全世界对于外星人的想象之中。经典的少年主角载着E.T.飞越月球的梦幻场景,也永远定格于梦工厂的厂牌之上。


        《E.T.外星人》:我在遥望,月亮之上


        对于不放过一丝一毫“致敬”机会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而言,这一经典场景自然不会遗漏。在外星人的控制之下,猴子“欢欢”骑着表演用的自行车划破天际,为E.T.临世的“重演”画出一道月光彩虹。


        当唯美接足地气,致敬也就成了“挑衅”。“自行车在中国的语境当中完全是另外的一个概念。”海外代表青春、浪漫的代步工具,却是中国的国民坐骑;猴子驾车飞驰的杂耍性,为这份国民性加入“他者”想象后,迸发出怪异的幽默质感。



        这,正是支撑姬少亭从感受到被冒犯到被引向兴趣点的悬念所在:在中国世俗语境中,再高深的文明演绎,可能都只是一则笑话。


        挑战《降临》

        在我地盘这儿,你就得听我的


        科幻大片最为常规的“走心”套路,就是建立地球人与外星人之间的交流关系。在探究外星语言与预言间奇幻关系的《降临》中,由艾米·亚当斯饰演的语言学家因意外掌握了外星语言,而在与外星文明交流理解的尝试中,看到了生命无尽的苦痛与永恒。


        《降临》:当你已知一生的故事


        但显然,解构到底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无意于互通文明的星际交流。在与外星人推杯换盏的试探间,黄渤饰演的主角大喝一声:都在酒里了!



        “它的目的,是希望能够把科幻元素跟中国语境做深度的结合。”姬少亭对于影片本土化“交流”尝试的发现,延伸到了空间之上。


        “经典科幻影片当中,外星人来到地球之后往往会选择在重要的地标建筑附近降落。”《降临》中全球“受敌”的状况,就涵盖了上海的东方明珠塔;而这样类似“地产数星星”的罗列,直至电影《第九区》将降临地点选在南非后才有所“缓和”。 


        《第九区》:科幻大片难得的真·脏乱差


        当然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走得更“远”。“世界之窗”这样的地标仿品拼盘景点,用对全世界大雅的“山寨”,书写着中国底层百姓大俗的智慧。如果说《乡村教师》中老师拯救地球是依靠理性思维,同理救世的黄渤与沈腾们则堪称“歪打正着”——喜剧满分,科幻在悬念映衬下其实也不掉分。


        在姬少亭看来,宁浩的拍摄目的或许是将外星人或外国人用作“镜子”,从而映射出老百姓关心个人生存的实际状态。“可能在不远的将来,大家再回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会重新给它一个更加公允的分数。”


        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风格特色总结:“采用本土化元素挑衅经典科幻电影,传递宁浩作者化的中国百姓价值观。”



        文/康康